随笔散文:寻找一棵我的树

  公园里的人不多,有个穿红T恤的男子,围着公园在跑步。湖心的木板台中间,有年轻的女子在锻炼。没有章法,伸伸胳膊,抬抬腿,活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姿态不美,但心应该怡然。她肯定不知道在几百米的高处,有双眼睛正望着她发呆,是欣赏与钦慕。

  沿着公园铺设的小路散步,偶尔有那么一阵阵的花香,那是好闻的类似玉兰花的香味,停下来慢慢的找寻,周边却没有玉兰树。靠近、深嗅每一种植物,依然没有找到花香的出处。枝头到是有三五只鸟儿,惊叫着飞向远处。闲听鸟声,需要幽静的心理。这是穿越于汽车擦过泊油马路声音之上的尖锐空灵。当你选择性地屏蔽一切嘈杂之后,鸟儿的叫声,便是一首动人的交响曲。

  于是我像一个过家家的孩子一样,贪心是收集齐掉在地上的所有木棉花,摆在一起,拍下它们火一样艳丽的娇容。花朵太少,摆不出我要的形状,于是我摘下每片花瓣,娇艳的红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可以任我随意地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