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决定科学家能走多远

  日前,在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际,获得“全国杰出科技人才”奖和“中国青年科技人才”奖的科学家代表接受了媒体的集中采访,在采访中笔者的一个深切感受就是,这些获奖的科学家之所以能在承担重大科研项目以及前沿、重点学科领域取得原创性、标志性重大成果,重要的原因除了科学的研究方法之外,更重要的在于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具体来说就是一颗颗拳拳爱民之心,为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进步事业满怀深情,由此产生坚忍不拔的意志,成就了不一样的科学人生。

  “全国杰出科技人才”获得者何满潮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教授,今年已经年过花甲,他在回顾自己科研历程时坦言,支撑自己30多年专注煤能源的研究,就是在于有强烈的爱国情怀和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他发现,毕业十年的同学之间进行比较,搞科研取得的成绩的大小并不在于当初掌握的知识量的多少,而在于他是否价值观正确。有些同学着眼于房子、车子、票子、孩子和位子,一旦这些获得了就失去了继续搞科研的持续动力,在工作中就懈怠,科研就停滞不前了。而自己常年在煤矿工作,对一线的煤矿工人有深深的感情,每当科研遇到什么拦路虎时,眼前老是浮现出矿工脸上求助的表情,自己的科研再苦能比得上一线的矿工苦?通过自己的科研努力提升煤矿的产量、减少矿工的伤亡,既有安全又有效率,成为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正是有了何院士这样的科研团队,我们每年井下的巷道挖掘是1.3万多公里,原煤产量从年产10亿吨到现在的40亿吨,伤亡却从以前每年的6000到7000人降低到2015年的不到600人死亡,其中科研的力量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记者拿到的一份名单上清晰地写着:10位“中国优秀青年科技人才”获奖者涵盖了数学、物理、化学、工程、材料、信息科学等学科领域,最小年龄35岁,最大年龄39岁,平均年龄37岁。他们是幸运的,在青春韶华正茂时,赶上了这个科技创新的时代,老一辈的科学家将科学的精神和为国奉献的价值观言传身教,在精力最旺盛的时机做出了最为辉煌的业绩,

  这其中有常年扎根新疆研究棉花病虫害的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陆宴辉,有研究润滑材料,致力于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有机结合的中国科学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峰等等。

  在建设科技创新强国的路上,需要让更多的千里马竞相奔腾。有千里马就有相马者,如中国科协出台的“人才托举工程”,就是在32岁以下的年轻科研工作者独立承担大课题,第一期资助200位,每年15万元持续支持3年,就是让年轻人在中老年科学家的奉献精神指引下,发挥各自的科研潜力,绽放自己生命的光彩。

  这两天正是高考时节,牵动了不少家长和考生的心,回想20多年前高考结束后的一天,父亲带着自己走下附近一个煤矿,坐矿车到了深达数公里的采煤巷道,看到脸上黑黢黢的煤矿工人,露着一口白牙,旁边是通风机和挖掘机轰隆隆的声响,父亲的说话声传过来:即使将来不回来工作,也要想着能为他们做点啥。仔细回味何院士的一席话,他一定是在科研最困难的时候,走回到家乡的田埂上,倾听了矿工们的声音,为他们服务的使命感让更多的科研工作者走到了今天,这又一个科学的春天。(黄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